高频彩官网-高频彩平台网址大全

岂是他区区聂舜臣能惹得起的这简直在自寻死路

 
    ‘这对芊芊也是机缘,若能结交上陈先生,这华夏之大,谁还能动她?’
 
    聂远湖正这样想着,在周围众人恭敬的声音中,走进了酒会现场,抬头忽的看见陈凡正与聂舜臣站在那,不由惊呼出来:
 
    “陈先生?”
 
    PS:第三更奉上,作者菌继续去写第四更O(∩_∩)O(未完待续。)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277章 辱我者死(第四更,5000票加更)
 
    当聂远湖这句‘陈先生’喊出的时候,全场都是一静。
 
    大家摸不着头脑,什么陈先生,他在喊谁?便是聂舜臣都愣住了,这次酒会,没有邀请姓陈的顶级富豪或超级明星啊。
 
    这时,只见聂远湖快步走过来,满脸欣喜的伸出双手,道:
 
    “陈先生,没想到您竟然来参加我们华艺的酒会,真是蓬荜生辉,柴门有庆啊。”
 
    面对聂远湖伸过来的手,陈凡扫都不扫一眼,聂远湖顿时愣在当场,满脸尴尬,赶紧看向旁边的邱大师。邱玉林心领神会,上前一步躬身道:
 
    “陈真人,这位是华艺集团的聂总,他一直对您敬佩有加,想找机会拜见您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是的,陈先生叫我小聂就是了。”聂远湖满脸讨好的笑容道。
 
    对聂远湖来说,陈凡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值得巴结讨好。不要说摆点笑脸,就是把女儿洗白白送给陈凡,聂远湖都不会有一点心疼的。
 
    但聂远湖却不知道,他的这番做派,直接让全场都一片惊骇。聂舜臣更是差点没把眼都瞪出来。
 
    怎么可能?陈凡竟然认识自己的老爹,而且看起来聂远湖很讨好陈凡的样子!这完全没道理啊。
 
    周清雅、秋逸伦、钱璐璐、云芊芊等人都瞠目结舌。
 
    “爸?”聂舜臣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 
    这时聂远湖似才反应过来,赶紧拉着聂舜臣道:“陈先生,这是我儿子舜臣。舜臣,这是郑氏集团的董事长,咱们港岛新晋的百亿富豪陈北玄,陈先生。你还不快叫陈叔叔?”
 
    新晋百亿富豪?
 
    陈北玄?
 
    如果说陈凡的名字,无人知晓的话。那么陈北玄这三个字一吐出来,顿时全场都轰动了。所有人都没想到,他们竟然在这里,见到了最近震动整个港岛的传奇人物。
 
    “他就是踏灭郑家,收了郑家数百亿资产的陈北玄?”
 
    “传说连周道济都死在他手中啊,据说这个人有大法力神通的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了,我虽没看过照片,但聂总不可能认错人,陈北玄确实很年轻。”
 
    众人议论纷纷,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陈凡,想一睹这位传奇人物的模样。
 
    陈凡实在太传奇了,任何一位身价百亿的富豪,都需要经过数十年的努力,也就是互联网时代到来,让扎克伯格这样的人起的飞快,其他传统行业,哪个不需要白首苦干一二十年?
 
    但陈凡却以不到二十的年龄,接手整个郑家的产业,一跃成为港岛十大富豪之一。要知道,港岛是资本社会,这十大富豪,基本上就是港岛的半个主人。为首的李超人,更是有‘李家城’之说。意思是整个港岛,都是李家的‘城市’。
 
    相比之下,他们这些参加酒会的富豪,各个资产也就在几亿、十几亿左右晃荡,距离豪门遥遥无期,而陈凡一个人,就已经是豪门了。
 
    “他是陈北玄?”聂舜臣目瞪口呆,指着陈凡不敢置信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陈北玄,这是你陈叔叔,还不快叫叔叔?”聂远湖一巴掌拍在聂舜臣头上,满脸怒色的训斥道。
 
    聂舜臣被这一巴掌打醒,顿时脸上就一片铁青,死死盯着陈凡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他刚才还胜券在握,认为几个大陆仔,还不任他揉捏。要逼陈凡下跪道歉,甚至赶下游轮,游回港岛。现在却局面斗转,陈凡竟然摇身一变,成为名动港岛的陈北玄。聂舜臣完全没法接受这么大的变化。不止是聂舜臣,秋逸伦、钱璐璐、周清雅都用见鬼的目光看向陈凡。
 
    李欣茹更是肠子都要悔青了,她没想到云芊芊朋友,竟然有这么大来头。
 
    倒是云芊芊,忽的捂住小嘴,把惊呼声压回口中。她终于想起来陈北玄这个名字为什么熟悉了,最近几天,大家讨论的那个新晋富豪,不就是陈北玄吗?只是当时她听的时候,以为重名,就没有在意,没想到真是陈凡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得罪陈先生了?”
 
    这时,聂远湖终于看出不对劲了,顿时沉下脸,怒视聂舜臣。
 
    聂舜臣一言不发,只是嘴唇死死的抿着。
 
    “他刚才说,如果我不下跪道歉的话,就把我赶下游轮,游泳回港岛。”陈凡随手取过香槟,抿了一口,悠然道。
 
    “你....你这个孽障啊!”
 
    聂远湖听的头皮发麻,心脏都要炸开了,眼前更是一黑,差点没摔倒在地。
 
    陈凡是什么人?宁天辰挡了他的路,就被他一指杀了,周道济替徒弟报仇,同样死了。郑家欠他一百亿,最后赔掉了老爷子的性命和整个家产。这样一个手段通天,杀伐决断的大人物,岂是他区区聂舜臣能惹得起的?这简直在自寻死路。
 
    “陈...陈先生,您看在小人的份上,就饶了舜臣吧。”聂远湖强撑着身体,苦苦哀求着。一边哀求,一边狠狠的踹了聂舜臣一脚,怒道:
 
    “混账东西,还不快给陈先生跪下道歉!”
 
    聂远湖本来是好意,但聂舜臣却没法接受。
 
    聂舜臣是华艺公司的少董,从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勺长大,从小一路顺分顺水,没遇到一点挫折。别人羡慕的豪车豪宅,他们家满地都是。别人追求无数年的女神,他都不需要主动勾,就投怀送抱。
 
    想让他当着众人面,给陈凡下跪道歉,简直比杀他还要难。
 
    所以聂舜臣不但不跪,还大声叫道:
 
    “爸,凭什么啊,他不就是接手了郑家的资产吗?哪怕再有钱,又能奈何的了我们华艺?郑家的行业又和我们华艺没交集,他走他的阳光道,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。我为什么要给他下跪!”
 
    “你...你...你!”
 
    聂远湖指着自己这混账儿子,只觉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。
 
    聂舜臣见都说到这份上了,彻底撕破脸,于是扭头看着陈凡道:“陈北玄,我之前不知道你的身份,多有得罪。但你也打了我的小弟,还要抢走我的女人,咱们五五开,一笔勾销如何?”
 
    聂舜臣自认为这番话,说的合情合理。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